2018世界杯南美洲积分折腾不止的汉堡在即将遭遇队史首次降级的生死关头,不出意外地开始了新一轮的折腾。2月18日刚以51.09%的得票率当选为俱乐部主席的贝恩德·霍夫曼,在今天接替克拉尔成为汉堡足球股份有限公司的监事会主席。按照霍夫曼自己的说法,5周前才当选监事会主席的克拉尔退位让贤,是监事会内部认真仔细与开诚布公讨论的结果,并没有发生争吵。

这样一来,身兼俱乐部主席和公司监事会主席的霍夫曼,在汉堡的角色就等同于乌利·赫内斯之于拜仁慕尼黑。何况相比于拜仁的监事会,汉堡监事会拥有更大权力,于是“霍内斯”一上任就立即炒掉董事会主席布鲁赫哈根与体育主管托特,因为俱乐部需要有新的发展方向。

德甲恐龙又双叒叕人事地震:“霍内斯”第一把火烧向两大领导

身兼汉堡俱乐部主席和公司监事会主席的贝恩德·霍夫曼。

现年55岁的霍夫曼是何许人也?早在2003年到2011年间,他就坐在布鲁赫哈根原本的位置上。霍夫曼主政期间,汉堡经历过一段发展的小高潮,以2005年夏天签下荷兰球星范德法特为标志,后来像奥利奇、泽·罗伯托、范尼斯特尔鲁伊等明星外援也相继加盟。依靠这样的明星阵容,汉堡重新成为了欧战常客,其中在2009/10赛季还打进了欧联杯半决赛。

自从霍夫曼在2011年3月下台之后(也可以说是他在2009年6月赶走时任体育董事拜尔斯多费尔后),汉堡便开始自由落体,不得不连年为保级而战。如今,在本赛季只剩9轮的情况下,已12轮不胜的汉堡落后倒数第3的美因茨多达7分,而且本周六还要在客场对阵拜仁,简直必死无疑。因此,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德甲恐龙”终于要难逃一死了。

就在这个生死存亡关头,霍夫曼这位强权人物杀了一个回马枪。从他当选俱乐部主席并自动进入公司监事会那一天开始,外界就预感到汉堡必将迎来又一场人事地震。事实上,就在俱乐部主席和监事会改选之前,身为俱乐部投资人屈内心腹的监事会成员格德哈特,就曾试图推翻布鲁赫哈根和托特,但“政变”遭到了监事会内部镇压。那个时候,布鲁赫哈根和托特应该就已经有下课的心理准备了。2018世界杯南美洲积分

德甲恐龙又双叒叕人事地震:“霍内斯”第一把火烧向两大领导

布鲁赫哈根(左)与托特被赶下台并不让人意外。

布鲁赫哈根此前担任法兰克福董事会主席长达9年半,也是个绝对的强势人物。2016年12月中旬,他取代四面楚歌的拜尔斯多费尔,出任汉堡董事会主席。他上任后的第一个重要举措,就是聘请德国前国脚托特出任体育主管。换言之,布主席和托主管属于命运共同体。既然汉堡竞技成绩每况愈下,1月下旬霍勒巴赫接替吉斯多尔出任主帅后仍不见起色,两位竞技领导自然要背锅。其实监事会首先针对的是托特,但布鲁赫哈根试图保住自己的左膀右臂,最终两人被一锅端。按照法定程序,解雇布鲁赫哈根的决定是由以霍夫曼为首的监事会作出。而解雇托特的决定,则是由暂时接替布鲁赫哈根的韦特施泰因所做。

对于布鲁赫哈根和托特的下课,德国媒体丝毫不感到意外。《踢球者》杂志资深记者塞巴斯蒂安·沃尔夫发表评论,指出解雇两人是“合乎逻辑与正确的决定”。霍夫曼在接受汉堡官网专访时也明确指出,汉堡需要立即迎接新的开始,撤换董事会主席和体育主管是为了带来新的刺激。不过对于布鲁赫哈根的继任人选,霍夫曼还要三思而后行,“根据以往的经验,同时着眼于我们俱乐部的将来,我们来到了一个不用作出最快和最重要的决定,但必须作出正确决定的时刻。”霍夫曼指出,他需要一个可以长期领导俱乐部的人物。2018世界杯南美洲积分

布鲁赫哈根留下的董事会主席空缺,暂时由财务董事韦特施泰因来填补,后者将确保俱乐部的正常运转。而托特的继任者将获得董事会的席位,即成为体育董事,就像海德尔在沙尔克04或者博比奇在法兰克福的角色。代理董事会主席韦特施泰因也强调不会匆忙行事,“对于聘请体育董事,我们没有时间限制。”汉诺威96经理黑尔特和前半程失去科隆体育总经理位置的施马特克,都立即否认跟汉堡有接触。不过处于赋闲状态且经验丰富的施马特克,确实是汉堡可以重点考虑的人选。

德甲恐龙又双叒叕人事地震:“霍内斯”第一把火烧向两大领导

1月22日才上任的霍勒巴赫,不知道还能在帅位上坐多久。

布鲁赫哈根下课之前曾排除在本赛季结束前再度换帅的可能性,那么霍勒巴赫会不会因为布鲁赫哈根的下台也丢掉帅位?韦特施泰因表示:“就今天而言,我认为换帅是不可能的。”只是今天而已。霍勒巴赫在新闻发布会上不愿多说,“这段时间一直麻烦不断,我一直尽可能地让球队远离这些事情。”2018世界杯南美洲积分

如今汉堡所面临的场外形势已相对清晰,那就是要在霍夫曼的领导下收拾当前的超大烂摊子。这家百年老店的命运,似乎完全要掌握在这位职业商人手中。谁也不清楚,这将意味着近9年来已有过12名主帅、9位监事会主席、5位董事会主席以及6位体育主管(体育董事)的汉堡否极泰来,抑或是彻底走向毁灭。2018世界杯南美洲积分